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科幻·灵异 > 彼岸花妖 > 第一百六十五章 醒来
听书 - 彼岸花妖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六十五章 醒来

彼岸花妖  | 作者:樱凉兮|  2022-08-12 23:29:4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春去秋来,人间依旧一片欣欣向荣之态,天族逐渐从那场大战中回过气来,帝君亲自挑选了一批性格与资历都不错的人加入天族,算是填补了空缺。

又是一天瑶池早会结束以后,穿着白色衣衫的众仙陆陆续续从瑶池离开,奔赴各自负责的地方,途中不乏聊会天,却皆是绝口不提当年的大战。

后面进来的一批神官虽然好奇天族历史,但那件事是帝君发了话不让讨论的,哪怕有人问起众仙也只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。

去往人间的路上,新来的地仙悄咪咪的拉着老地仙的衣角,问道“师傅,天族历史中那边大战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看她们都在问呢”

老地仙拍着新来地仙的肩膀,叹道“这种事以后就别再问了,你是新来的便罢了,以后断不能在其他人面前说起!”

新的地仙睁着大眼睛,里面是单纯与好奇,他压低了声音问道“我听他们说那件事是有关于战神……话说我来这么些天怎么也没见过战神,传闻是不是真的?”

老地仙连忙捂着他的嘴,竖起一根手指头压在嘴上“小点声!”

他左右看了看,见没人,这才继续说道“当年那场大战结束以后战神大人就陷入了沉睡,这件事不让讨论也是怕被大人听了去,可不能乱说,行了你也别纠结了,做好自己的事,别好奇!”

“是”

小地仙慌不迭的应了,却是越发好奇这位传说中叱咤六界绝世无双的战神到底是何许人也。

云雾缥缈间,远离瑶池中央的一处银色宫殿,这座宫殿比其他殿更加威严壮观,四根巨大的玉柱支撑着整座宫殿,比不得其他宫殿的人来人往,甚至连巡逻的侍卫都很少。

这里是天族最为安静的地方,门口牌匾标识着这座宫殿的名字——战神殿!

燕山亭做了一个梦,他许久不曾做梦了,以至于他都快忘记那一切到底是真实发生过的还是他幻想的。

梦里,他以一个陌生人的角度看了场“他”和妖寂的山水人间。

梦里的一切都很真实,包括那些欣喜,紧张,失落和幸福的情绪,哪怕他作为第三人也像是声临其境般。

梦里的妖寂没有穿那身红衣,浑身的气质也没有他在天族看见她时那么凌厉和充满杀气。

相反,她眼眸清亮干净,周身气息透露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,她是鲜活的,灵动的。

妖寂和慕妖是不同的两个模样,一个是绝世倾城,不染纤尘的九天谪仙,一个是眼眸干净,模样清丽的人间女孩,但燕山亭知道她们是同一个人。

模样可以改变,但是气息是不会变,哪怕她换无数个样子,他还是会第一眼认出来。

那场梦里的一切都让燕山亭无比羡慕,羡慕“他”可以呆在妖寂身边,可以看到少女那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模样。

很可笑,他居然羡慕他自己。

他甚至想,如果这场梦能一直这样下去,他愿意永生不醒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些片段突然断开,他的意识再次陷入了短暂的黑暗。

燕山亭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还有些不知今夕何夕,那仿佛含着整片星空的桃花眼有一瞬间的茫然,在看到头顶白色纱帐时才意识到这是他的房间。

他又回到战神殿了……

从床上坐起,燕山亭只觉大脑有些细微的疼痛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抬眸看了一眼周围,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一个人,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熟悉的玉白色,屏风和书柜桌子还是放在记忆里的位置,窗边透进来的光撒在地板上,形成深深浅浅的光影,整个房间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,但燕山亭就是感觉哪里变了。

他从床上下来,不顾自己就只穿着一件白色中衣,推开内室的门走了出去,外殿也没有人,他并不停留,直接推开了大门。

前院被打理的很好,哪怕这些日子他没有出现也有专人负责,亭台楼阁,假山池塘,风雨连廊边的树木花丛都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模样。

他抬头往远处看去,这里看不到众仙的居所,他本身就是不爱热闹的人,宫殿外只有翻腾的云海和一些若隐若现的宫殿影子。

恍惚间,阳光从廊间竹帘处落下投射在他身上,金色的阳光洒满全身,那一刻,他就是唯一一个令人不可亵渎的神明!

燕山亭还在走神,一队侍卫路过,在看到他的时候微愣了半晌,立刻过来对他行了个礼,惊喜道“战神大人您醒了!”

说着他一边对后面的人打了个手势,后面的侍卫便立刻出门去寻帝君了。

燕山亭慢吞吞的把目光移到他身上,疑惑的皱了皱眉,他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要了侍卫在殿里。

侍卫立刻说道“大人您睡了好久,我们是帝君安排进来保护您安危的”

阐明了来意,燕山亭点了点头,轻咳了两声,问道“我睡了多久?”

侍卫如实的道“您这一觉已经睡了一年多了”

距离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一年,当年他的最强杀招被破解以后便晕了过去。

当时医仙说燕山亭仙力枯竭,情绪失控,有走火入魔的趋势,众仙想尽办法也无法逆转他的情况,只能用类似于封禁的法术让他淡忘那件事。

后来燕臣林又挑了一些信得过的人在殿外守着不让人靠近,只等着燕山亭有一天醒来。

“一年……”燕山亭倚靠在门边,垂眸沉思,他居然睡了这么久?

说到底一年的时间对仙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,只是一睡睡一年还从来没有过。

顿了一会,燕山亭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更疼了,无数的片段在脑海里划过,却什么也抓不住,他强忍着那股不适问道“对了,妖妖去哪了?”

侍卫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愣“这……”

他来的挺久了,当然知道燕山亭口中的妖妖到底是谁,现在整个天族都知道妖妖是谁,但她不是早就已经……死了吗?

死在了一年前那场旷世大战中……

见侍卫不动,燕山亭顿时皱起了眉,桃花眼折射出冰冷的光,道“愣着做什么,她不熟悉天族的路,还不快去把她找回来!”

属于战神的恐怖威压释放出来,侍卫立刻吓得脸色大变,竟然直接“砰”的一声就跪了下去,唇抖了几下,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
燕山亭见他跪在那里瑟瑟发抖却什么也不说,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,唇色也白了些,不知道是气还是疼。

这群人都怎么回事,不过是让他们去把妖妖带过来,怎么都和见了鬼一样,他睡的这些日子也不知道妖妖一个人有没有被欺负!

燕臣林匆匆赶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。

燕山亭穿着白色中衣站在房门口,墨色长发披散,阳光洒在他身上,为他俊美的容貌增加了一股神祇的高贵,唇色有些苍白但浑身的气息却格外凌厉,面前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侍卫。

当下他便以为是出了什么事,加快了速度赶过去,唤了一声“山亭”

燕山亭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他。

燕臣林头戴金冠,面色清隽,眉心一点红,温润如玉的气质之下还可察觉到一股属于帝君的高贵,他依旧穿着那身白衣,只不过衣服上用淡金色的丝线绣着山水底纹,走线利落精致,阳光下看起来异常漂亮。

燕山亭并不意外,他知道帝君的衣饰是这样,清清淡淡的唤了一声“兄长”

他声音倒是听不出有多虚弱,只是有些沙哑,若不是帝君把他带回来的,估计都以为他累了只是睡了一觉而已。

燕臣林对那跪在地上的侍卫说了一句“你先退下”

“是”

侍卫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,看了一眼燕山亭没见他反对,连忙站起来光速逃离现场。

鬼知道战神怎么睡了一觉起来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让他去找那彼岸花妖,他哪知道彼岸花妖长什么样子……

等侍卫离开,燕臣林才扶着燕山亭进去坐下,叹道

“你还没好全呢,别的事都不急,你宫里的人是新来的,什么都不知道,有什么事直接让人寻我来便是了”

对于自己这个弟弟,燕臣林现在终于有了新的认识。

他当年用没有解开封印的黄泉剑挥出最强的一招帝落九天,六亲不认的样子让帝君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后怕。

若不是妖寂出现阻止了燕山亭,恐怕大半个天族都要覆灭,更别提那些新来的小仙和没有法力低微的神官了。

燕山亭垂着眸,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的话,在燕臣林说完后才道

“兄长现在可否去寻妖妖过来,她不知道天族的路,我怕她找不到我”

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妖寂,梦里她笑起来的样子格外好看,他还想在看一遍。

可是他忘了,妖寂早就死了。

死在了那场旷世之战,死在了他的黄泉剑下,魂飞魄散!

这下饶是帝君也忍不住微微一愣,看着他的目光都呆滞了起来。

妖妖?彼岸花妖?

燕臣林脸色变换莫名,艰难的开口道“山亭,你……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”

燕山亭抬头,看向帝君的时候眼里依旧是平静而幽深的光

“什么?”

燕臣林这下是知道为什么侍卫会跪在那瑟瑟发抖了,山亭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性格,除了妖寂的事,他不可能有情绪失控的时候。

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说了怕弟弟在疯一次,可是不说的话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,斟酌了一会这才道

“虽然说出来有些难以接受,可是山亭,彼岸花妖妖寂确实已经在一年前就死了……”

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燕山亭有些微愣,他抬头定定的看着燕臣林闪躲的眼睛,心仿佛沉入了谷底,指尖微颤,眼底逐渐被墨色覆盖。

妖妖……死了?

怎么可能!他刚才明明看到她了!

那只是梦吧……

得到和得不到在当年的诸神眼里不过是一念之间,就像是佛说的因果轮回,如果有缘,错过的人终究还是会相遇。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